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极品美女的「玉肠汤」】
小时候老爸老妈嫌我闹腾,5岁多就把我扔进小学了,人还不笨,顺顺利利17岁就开始读大学。

  那个时候一是岁数太小,跟周围同学年龄基本上都差了二、三岁;二是当时的风气也没有现在开放,没谈恋爱或者没机会谈恋爱的人是一抓一大把,不幸本人就是其中之一。

  毕业后家里关系找到一个事业单位上班,当时2000年刚是网络游戏和网络小说大兴起的时候,一头就栽进去了,下班后不是升级打怪就是抱着幻剑鲜网勐啃,就这样,晃晃悠悠到了我23岁,毕业两年多了居然没有谈过一次恋爱,囧~~

  本人相貌端正,要说还带点小帅,现在回想起来,刚进单位住单身宿舍的时候,貌似也有几个漂亮MM经常跑我寝室,找我请教怎么申请QQ之类的问题,但当时我好像一直勐抱着鼠标键盘不放,随便煳弄下算完。

  再缓过神来,才知道错过很多。漂亮MM们不是有了男友,就是离开单位不知所踪,此为我平生一大遗憾啊!

  正直青春期,也有幻想,也有冲动,不过一直当宅男的我向来是找五姑娘帮忙的(那时好像还没有流行宅男这种说法,但我的行为肯定是了)。

  到了03年多少有点憋不住的我,总算开始睁眼看世界,嗯,世界很美好,自己要努力啊!

  偷摸拐骗,死乞白赖的,摆脱各种围追堵截,总算追上了现在老婆,外表很清纯,个性很活泼的一个MM,不容易啊!

  婚后生活还算美满,过了两年,不仅有了一位漂亮的公主,我也升了职,当了一个小小的科长。第二年单位集资建房,还以市场价格的四分之一弄到了一套120平方的房子。放眼一看,很美好的生活啊!

  房子位於市区二环以内一个封闭小区内,是单位自己的地皮(事业单位就是这点好),户型也是单位自己请人设计的,三室两厅一厨二卫,每个单元之间一个U型天井,天井侧壁就是两户人家的卫浴间相对。

  我家卫浴间对面的就是单位贺哥的卫浴间。贺哥是单位工程师,常驻外地一个办事处,隔几个月回来休假一次。贺哥的老婆屏是单位的科员,前段时间因为一个项目借调到我的科室工作过半年。

  屏个子不高,只有1米50左右,但脸蛋长得很漂亮清秀,虽说比我还大一岁,但站在一起,绝对不会有人怀疑她比我小。要不是身高不够,我看她都可以去选美了。

  屏个性很外向,大大咧咧的,整天一副笑脸,见到熟人,一高兴就站起来把手一张,说:「来,抱抱!」也不管周围人多人少。有时候熟人朋友,说两句荤话,她也笑嘻嘻的回应,没有一点别扭。

  漂亮的可人儿加上开朗的性格,不少人都对她很有好感,当然我也不例外,嘿嘿。可惜就可惜在我来公司太晚,来的时候已经被贺哥抢跑了,我是一点机会都没有,还别说我当时那宅男的性格。

  还记得她刚调到我科室工作的时候,刚进门,就张开手臂对着我走过来,喊了一句:「雯宝宝,来,抱抱!」

  我们都是同一个单位的,以前虽然不是同一科室,但同住在一栋楼,早就认识。她喜欢抱着我那两岁多的女儿玩,结果喊来喊去,喊我的时候也喊的是我女儿的名字。

  一股幽香扑面而来,我一下子就酥了,但我还没回过神来,她就已经松开了双手,跟别的人打起招唿了。

  我们科室三间办公室,却有十几个人,而且大部份都是女的。基本上男的都在一间大办公室,剩下两间就归女生坐。因为办公室相对太少了,而且本人不抽烟,在那个乌烟瘴气的大办公室实在呆不下去,就挪到一间小办公室工作,跟几个美女在一起。当然更深层次的原因,我不说大家也知道,当个科长,这点权利还是有的,嘿嘿!

  给屏安排了座位,就在我的对面。看着屏那美丽的身影总是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突然我觉得这个世界很美好,连色彩都多了几分似的。

  很怀念那段共事的时光,一起笑过,一起Happy过,也为公事一起争吵过。说句实话,虽然我这个科长还比较随和,但在我手下,跟我争吵过的也就她了。

  期间有两件事让我念念不忘。

  有一次,工作告一段落,屏喊了一声,出去Happy一下吧!应者云集。於是下了班,跟家里打个招唿,就一帮子人出去了。

  先吃了顿饭,饭桌上少不了的酒也喝了一些。没敢喝白的,上了几瓶红酒喝完了,之后大家杀向单位附近的一家KTV,准备鬼哭狼嚎一番。

  科室还是有些报销额度,我也没矫情,开了间VIP包厢,很大,除了卫生间外,还附带了一个小房间,2米宽的垂须帘隔着,灯很暗,在外看看不清楚什么。

  进去点了一堆吃的玩的,啤酒、骰盅当然是必不可少。屏是一马当先,抢过了麦就开始唱,还不错,声音很有磁性,我唱歌不行就没献什么丑。

  唱了一会,屏把麦让给了别的同事,挤到我面前,要跟我玩大话骰盅,输了喝酒。我看着她的笑脸,说好。但这次来的人比较多,大间没什么台面可以让我们玩,就跟她说:「我们到小间玩吧?」她一副笑脸,没犹豫什么就说好,拉着我就转移场地。周围同事都玩得高兴,基本没人注意我们。

  就我们两人到了小间,两个人水平都不怎么样,毕竟都不怎么来娱乐场所,各有输赢,都下了四、五瓶精装。连着前面吃饭时喝的红酒,我开始觉得有点轻飘飘的,脑袋还是很清楚,但干什么都感觉慢了半拍。

  屏应该比我酒量更差,身子已经斜靠在沙发上,小脸红通通的,眼睛眯着眯着,小嘴红润润的也不知道嘟嚷着什么,慢慢地眼睛就闭上了,手也放松滑到了身侧。

  看着她,那一瞬间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胸口一阵悸动,好像一簇火焰燃烧了起来。我慢慢地站起,轻轻挪到她身边坐下,俯下身,脸缓缓地向她的脸靠去。隔着4、5公分,看着她红润微开的小嘴,感觉着她带着酒味混合一种香甜腻热味道的吐息,我的双耳发烫,只听得到一阵急促的心脏跳动声音。这,就是怦然心动的感觉吗?

  我已经感觉不到周围的动静了,疯狂的欲念让我只晓得要占有那红唇,仅有的理智只能控制我轻点轻点再轻点,不要吵醒了她。

  当我们双唇相接的那一刻,我感觉整个世界只剩下了她的唇。慢慢地我已经不仅仅满足於这样,我轻轻的伸出了舌头,慢慢地钻进了她微张的小嘴,她的小嘴里湿热腻滑,带着些微酒味。

  继续挺进,我终於碰到了她同样温热的香舌,轻轻转动我的舌头,跟她的香舌充份接触,这时我的鸡巴早已硬得发胀,手也控制不住开始往她的乳房摸去。
  在我没看到的地方,她的手已经握拳捏到了一起,眼缝中也映出一小点散碎昏暗的灯光。就在我的手快摸上峰峦的时候,她的一只手突然开始移动,我心头一震,清醒过来,赶紧退出舌头,坐直身子。

  就看她伸了伸背,转了半身,换了个姿势继续昏睡。我暗里吁了一口气,没事,屏没醒。

  这时耳朵在一片嘈杂中好像听到背后传来一丝声音,转过头瞄了几眼,没发现什么,又转过来,呆呆的看着美丽的屏。经过这下,我下面的欲望开始消散,酒意也越来越占据我的意识。

  在我的背后,靠门边的几缕垂帘下部刚刚停止摆动……后面的事情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记得,我嚷着把手包交给了别人付账,然后在闹哄哄中被搀扶进了车子,隐约好像听到了屏的声音,却也没在意。

  再醒来已经是在自己床上了,老婆在旁边还在嘟嚷着:「不晓得自己酒量差啊,还喝这么多。」

  后面又过了一段时间,项目快做完,屏快回去了。

  那天,办公室其他人都出去了,就剩我跟屏。屏还是那么开朗热情,让我帮着解决完一个问题后,她高兴得又站起来说要抱抱。

  这次,我没忍住,反抱住了她。胸口的她突然反常的脸红了,推了推,我没放手,后面她也没再反抗,就这么让我抱着。过了十来秒,突然听到她说:「门没关。」我回头一看,门真的没关。

  我们单位要求上班科室门必须打开,但平时上班各位同事都在自己办公室座位上,有事做事,没事上网,走廊上很少有人走动,但也不排除有到别的部门科室办事或者串门子聊天的。

  出於担心,我松了手。她退了一步,低着头,没有再说话,脸有点微红。我看着她好像不是生气的样子,一股火热涌上胸口,慢慢把头低下,都快贴着她的脸了,轻声说:「再抱抱好吗?」

  屏没说话,只是脸更红了一些,头还是低着,微微避开我的脸。

  胸腹间那种悸动越来越强烈,我靠近一步,继续贴近她。突然听到门外一阵脚步声,屏一下子抬起头,快步出了办公室,向洗手间方向走去,没说一句话。
  我一下子愣住了,清醒过来,心想:「坏了,不会出什么事吧?」这都是单位职工,还上上下下基本都住一个小区院子里,要是屏真的生气说出去,一人一口唾沫会把我淹死。

  我站在那里没动,胡思乱想,过了几分钟,屏回来,瞪了我一眼,没说话,直接坐到自己办公桌前做事。

  后面直到屏离开我们科室的那段时间里,屏没有再给我什么好脸色,但也没有跟我生什么气,一切平平淡淡,事情好像就这么过去了。

  我松了口气之余,也有点遗憾。直到屏离开我们科室三个月后,一件事的发生,才产生了转机。

[ 本帖最后由 善了个哉的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善了个哉的 金币 +15 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