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穿越时空的霸王】(05) 作者:whitesheep12
字数:5690


  第五章。口爆警察局女警

  孙策还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就被白柳儿叫醒了,她笑着说:「主人,柳儿为你做好了早餐。」

  孙策懒散地在床上伸了个懒腰,看着白柳儿,说道:「你说王雨伯这人会报复我们,你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你认为他会怎么对付我们?」

  叶孤天的要求是要他重回神风学校,王雨伯是神风学校的校长,以孙策的身份重新回到神风学校应该很困难。

  白柳儿挠了挠发梢,说:「他这个人心思极为缜密,目前应该还不敢对我们怎么样?因为他是在警方的观察名单里面,你知道的,他昨天来这里,也是偷偷摸摸的。」

  孙策觉得很有道理,点了点头道:「看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这么决定了,我们就回神风学校,而且还要光明正大的回去。」

  白柳儿整个人吓得脸色苍白,愣了半天,问:「啊?这样我们会不会有危险?想杀你的幕后人还在追查之中。」

  孙策淡定道:「有警察牵制,那么王雨伯肯定不会对我下手,我若是死在了学校,他肯定逃脱不了关系,现在最主要的是凶手,不知道是校内的还是校外的,总之我孙策不是喜欢一个躲躲藏藏的男人,凶手若是敢出来,我就敢对付他。」
  白柳儿一脸着急,委屈道:「我已经和王雨伯脱离关系了,我不再是他的秘书,那么我去那里就没有意义了啊。」

  孙策摇了摇头:「神风学校的奖励规则,全年级最优先的十个人拥有自己的私人住宅别墅,而我恰好是十位之一,我退出别墅之后,谁最有可能拿到别墅入住资格那么那个人就最有可能是想杀我的凶手,目前那十所别墅里居住的人分别是谁,你一一告诉我,他们无疑是我要重点观察的对象。」

  白柳儿想了一会儿说:「那样的话真的得从头说起了,学校的四大美女分别是女王花千琴,文静美女苄月心,素有冰山美人和火山美人之称的双胞胎姐妹——云婉儿和云雪儿,还有学校的七公子红公子步鹏飞,橙公子叶孤天,黄公子聂浩然,绿公子米丰田,青公子周良才,蓝公子秦川,紫公子庞山,现在住那里的人一共十一人,而其中姐妹花是住一起的,取代你的人是叶孤天。」

  孙策瞪大了眼睛,眼神里爆发出剧烈的波动,厉声道:「你敢确定?」
  白柳儿:「十分确定。」

  孙策皱了皱眉头,昨天他才和叶孤天碰头,按理说如果叶孤天想要杀他,他在那个废弃的工厂里就是最好的时机,看他的样子也不是这种隐藏得很深的人,这样一来第一个排除的人就是他,他实在是不堪一击,入不了孙策的法眼。
  孙策说:「看来我们两个去的话还真是很危险呢,不管那么多,我一定要去学校,你看有什么好的办法能让我们处在安全的环境之中?」

  白柳儿为难道:「除了找警察以外我想不到任何办法。」

  孙策拍手赞叹道:「好主意,就这个了!等我们吃完早餐这就出发。」
  「好。」

                *****

  S市警察局门口,白柳儿驱车把孙策送到了这里,孙策孤身一人进了警察局,一个英俊高大的男人还是很容易引起轰动的,主要是他实在是高得出类拔萃了点。
  孙策在前台处向一个女的警务人员打了个招呼:「我是来这里报警的,我有着关于神风学校凶杀案的重要线索,希望你能安排一下警察同志和我见上一面。」
  后面走来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她急忙道:「什么?你有那个凶杀案线索?」

  孙策刚点了点头,女人就激动得说话口齿不清了:「孙……孙……孙……策,见鬼,你不是死了吗?」

  孙策摇了摇头:「我并没有死,只是我差点被人杀死。」

  女人听得眉头一挑,显然对于学校隐瞒真相的做法非常不满,怒道:「这段时间你到了哪里,请你跟我去我办公室里好好说说,我这边整天想着破案,你倒好,当事人竟然没死,那我的所作所为岂不是全都白忙活了!真是气死老娘了!」
  看来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一个彪悍的女警,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出她的英气,那绝对不是一般女人所能拥有的,孙策知道这是经历过生死的人才能拥有的从容。
  孙策配合地点了点头:「那么我就跟你去你办公室吧,这里可不是谈事的地方呢。」

                *****

  孙策随着美女警察辗转几条走廊来到了一层黑暗的办公室,他都有点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警察了,要不是那衣服上刻有的编号,这里不像是警察用的办公室才对,这里应该是一个地下室。

  不过办公室的灯马上被打开了,只见办公桌子上堆满了资料。

  女人毫不遮掩她平时的作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然后翘起一个二郎腿的姿势,接着掏出香烟和打火机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感慨道:「啊,爽,这年头手头没烟的时间可不好过啊,你这王八蛋,你知道老娘我在你身上花了多少心思吗!」

  看女人闭着眼睛的样子只能说她实在是一个会享受的人,就在孙策看着女人的时候,女人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文件夹子冲他砸来,顺便带着她充满怨言的话语:「你给我走过来,帮我揉揉肩膀,我这老胳膊老腿的,这段时间你可是害苦我了,局长给了我三个月时间破案,如今还有三分之二的时间,这下好了,你既然来了那就把你所知道的想杀你的凶手一五一十的说个清楚吧。」

  孙策眼疾手快,打篮球的人拿球都能条件反射,这文件夹子被他拿下更是不在话下,这男人婆一样大大咧咧的女人让孙策也是一时毫无心气,也算让他大开眼界吧,在孙策的印象里,这不是女人所能拥有的性格,毕竟豪爽派是男人最为区别于女人的特点之一。

  孙策洒然一笑:「看不出来你倒是女汉子一枚,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女人停下了手里抽烟的动作,睁开了眼睛,上下打量了下孙策,然后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穿着的黑丝袜,显然她对自己的魅力十分肯定,大笑道:「怎么,你这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想吃老娘豆腐?毛还没长齐呢就学人家耍流氓?」

  女人把烟头放进了烟灰缸,挑了挑眉,踩着高跟鞋来到了孙策身前,很大胆地伸手触碰了下孙策的胯裆:「叫你这辈子后悔盯着老娘看,受死!」

  女人对孙策直勾勾的眼神很是不爽,所以一怒之下她就出手了,孙策根本就不知道这婆娘这么疯,居然对他下手,胯下的蛋蛋结果被女人弄得有点痛,毕竟活生生吃了她一记拳头,幸好她下手不是太重,如果爆掉了,那么作为男人来说肯定是不会再完整了。

  孙策倒在地上翻滚着身子,双手捂着裤裆,吃痛道:「啊……哦……呀……」
  此刻,他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男人最痛的事情莫过于蛋痛。

  女人似乎还打算对孙策下手,她的高跟鞋已经踩在了孙策的头上,这下孙策可不干了,他已经怒不可遏了,她的动作已经超出了他的底线,这就是一个蛮不讲理的八婆。

  孙策一手抓住女人的一个脚,猛地用力一扯,女人直接摔在了他的身上,孙策只感觉到胸口一阵沉甸甸的撞击,那是女人的奶子撞到了他的胸膛处。

  「呀!你这该死的家伙,竟然跟跟我反抗,我要用枪崩了你!」

  女人看孙策竟然如此大胆,胆敢反抗,她这暴脾气直接就发作了,不停挥舞手肘往孙策的胸膛处打去,「咚咚咚」「咚咚咚」,高频率的打击重重地打在胸口,让孙策一阵剧痛。

  忍着剧痛,孙策咬紧牙关抱着女人的身子翻了个身,很快他把女人压在了下面,当着她的面吐了口口水,直接吐在了她脸上。

  女人歇斯底里道:「啊,好恶心,你个王八蛋,敢当着我的脸吐口水!」
  孙策愤怒道:「女人,你竟然对我做出这种事情,你不知道这会给你带来什么后果吗?」

  孙策的膝盖弯曲着压在女人的膝盖上,双手也被遏制住了,此刻除了一个头能动,其他部位都动弹不得了。

  在孙策这番动作后,女人的裙子外翻了出来,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女人竟然没有穿内裤,吊带丝袜上面系着手铐和手枪,所以那团黑茸茸的毛就直接映入了孙策的眼里,看得孙策吞了吞口水。

  女人凶道:「放手,你这王八蛋。」

  孙策瞪大了眼睛,恶狠狠道:「看来你还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呢,那么我就来为你上一堂课吧,对待一般的女人我向来都是很温柔的,但是对你,很明显是行不通的,那么就用男人的方式让你心服口服。」

  女人急忙道:「啊……你……你……你……要……干什么……啊……」
  话音刚落,孙策一记猛拳打在女人的奶子上,发出了好大的打击声音,随后能听见女人惨烈的叫声:「啊……」

  女人痛得流下了眼泪,她感觉到她的奶子有种被打爆的感觉,每当她看到气球爆炸时候就会给人以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现在更是痛得彻底,嘴里忍不住哀嚎起来:「哦……痛……」

  女人开始恐惧了,她的身子不断地颤抖起来,哭着求饶道:「我……错了……饶了……饶了……我吧。」

  「你不知道你做的事情有多蠢吗,如果我的蛋蛋出事了那我一生的幸福可就全被你毁了!」

  孙策解开皮带,掏出了胯下凶器,由于受了点伤,此时的阳物并没有硬起来,让他颇为着急,他晃荡了几下阳物和蛋蛋,冷哼道:「倘若我的阳物不能硬起来,那么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女人看了看孙策胯下那根粗壮和圆滚滚的蛋蛋,吃了一惊:「不要……不要……碰我……拿开那肮脏的丑陋的东西……求你了……」

  孙策把女人翻过身来,费了一番周折后用皮带把女人的双手捆绑了起来,他知道女人裙子里系着的手铐和手枪很危险,然后就把这两样东西都纳为己有,毫不客气地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孙策对着女人皱了皱眉头,蛮狠无理的女汉子警察,真是一个大大的麻烦,他来这里本来就为了找人保护他的,可谁知道会碰到这种事情呢。

  孙策伸出大手把女人的脸上的眼泪擦了擦:「虽然你是一个不讲道理的女人,但是我是一个很讲道理的男人,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被我用拳头打烂你的下体,另一个是你帮我舔弄蛋蛋,直到我的阳物能硬起来。」

  女人苦苦哀求道:「我真的错了,请你放过我吧。」

  孙策冷笑道:「二选一这么简单的问题,我只会给你十秒时间,如今只剩下五秒了,四……三……二……一……零,说出你的选择,不然我替你选择?」
  女人闭眼急忙道:「别打我!别打我!我帮你舔。」

  「虽然你是一个强势的人,但是不巧的是,我也是一个强势的人,所以你只是在为你所犯的错误买单罢了。」孙策用手按在女人的双肩上,女人没有太多的反抗,自觉地屈膝跪在地上。

  很快孙策把蛋蛋凑到了她的脸上,并在同时用手抓起了女人的头发,说道:「最好好好的做你应该做的事情,我可不敢保证你的头发会不会被我拔掉!」
  「咳咳……好臭……这么臭……嗯……」

  女人显然受不了男人阳物处的味道,呛得她眼泪直流,孙策的蛋蛋在她的嘴唇上摩擦着,那旺盛的阴毛刺痛到他了。

  女人强忍着屈辱的泪水,轻轻地做着从未做过的事情,舌头上下滑动起来。
  孙策闭眼享受道:「这才是女人该有的姿态,屈服在男人的身下,给我更加卖力地舔弄,你瞧你做的好事,我的蛋蛋被你伤到了,阳物居然不能勃起!」
  女人摇晃着腰肢在孙策的蛋蛋上闭眼轻舔,孙策把阳物歪在一边刚好对准了女人的眼皮,他自顾自地甩动着蛋蛋,那龟头和眼皮摩擦不断,蛋蛋打在女人的嘴上,恰到好处的舒服。

  此刻女人只能睁着一只眼睛,她的眼神跟着晃动的蛋蛋一上一下,嘴里呻吟道:「啊……啊……啊……」

  孙策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上次他是看到白柳儿和乞丐做过,不由得有感而发:「用嘴巴来解决欲求不失为一种好选择,我感觉到了……感觉到了……我的阳物勃起来了!」

  说完他用手控制着阳物把阳物塞进了女人的嘴里,由于实在是太大只,女人只把这巨大的阳物吞了一半。

  女人的喉咙温度很高,这种从未有过的体验让孙策舒服得直接交了枪,他颤抖着身子往前面挺了挺,然后把爆发过后的阳物从女人嘴里拿了出来,猛烈地喘起粗气:「对不起,一下子没惹住,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因为太舒服了。」
  女人把孙策射在她嘴里的精液全部吐在了地上,用沙哑的嗓子开口道:「这下你满意了吧,请你把我放了,并且把我的手铐和手枪都归还于我。」

  孙策摇了摇头道:「我不是傻瓜,如果我现在把枪给你,我能想到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你开枪射杀我。」

  女人吼道:「你这混蛋,究竟想要干嘛?」

  孙策把女人的身子整个都抱了起来,让她一屁股坐在办公台上面,两条腿挂在桌上,这个姿势很诱人,孙策从正面可以清晰地看到女人私处的风景,用食指摸了摸女人泛滥成灾的桃花源地,诡异一笑:「我可不是一个轻易就能满足的男人,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得到满足吗,还差得远着呢!」

  女人看到孙策霸道的气焰只能忍气吞声。

  说完孙策双手手指交叉在一起并拢做出一个手枪的姿势,在女人的两瓣阴唇上来回滑动,女人痒得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要干嘛?」
  「这种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吗?」孙策双手一挺,两个食指插入了女人的阴户里,笑着说道,「我不是一个自私的男人,刚才你让我很舒服,那么现在就让我来让你舒服舒服吧。」

  孙策的手指在女人阴户里不断地抽插,速度很快,快得女人呻吟也飞快:「啊……啊啊……啊啊啊……」

  就这样持续了好一段时间,女人终于败下阵来,大叫了一声:「哦……出来啦……出来啦……呀……」

  一股暖流从女人的阴户里爆发出来,淫水滴滴答答地掉落在地上,整个人在获得高潮的一刹那身子也跟着往后倒去,就这样她歪着脑袋躺死在桌子上。
  孙策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不能让白柳儿等太久,所以他觉得是时候要走了,在女人的臀部揉捏了两把,整理了下衣物,在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条,对着女人说:「这是我要拜托你帮我办得事情,你可以拒绝,但是你知道,你的东西在我这里,丢了这两样东西,你知道后果的,告诫你老实安分点。」

  女人由于疼痛在阴户摸了摸,发现手上有血的痕迹,幽怨道:「混蛋,竟敢对我做出这种事情来,哦……我的处女膜被你捅破了,你要对我负责!」

  孙策拍了拍手鼓掌道:「你不说我都忘了,我怎么敢在警察局大摇大摆地拿着两只沾满了血的手指呢,到时候肯定会被人抓住并鉴定,最后肯定会查到你头上来……」

  孙策话说到一半,女人就认命道:「不要说了,我按照你纸条上的指示做就是了,希望不会有什么过分的要求。」

  孙策满意地点了点头,无耻地伸出两只手指:「既然如此,你懂得,舔干净,为了我们合作愉快。」

  女人含着孙策的两根手指拼命地吮吸了起来,没办法,她的仕途才刚开始,可不想因为这种丑闻而毁了一生,她恨恨地看着孙策,眼眶里的泪水在打转,却是不敢再对这个如同恶魔般的男子出手,因为她今天已经失去的够多了,也就知道了男人的厉害,鲁莽付出的代价已经能让她铭记一生了。

  当女人把孙策的手指清理干净,他迈着大步就往外面走去,一脸笑容,不错的收获,这个女警察很有利用价值,孙策的脑海里是这么想的。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