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凄美的红灯照】
             凄美的红灯照


字数:1.1万

    本文纯属编造,含有虐杀及食人情节,对此反感者请勿阅读。

  义和团抗击八国联军的时期,由于武器落后,团民以血肉之躯对抗洋枪洋炮,伤亡巨大。红灯照是由少女组成的队伍,她们英勇善战,其中也不乏武艺高超的侠女,她们在这场抗击侵略的战争中付出了重大的代价。由于愚昧,她们甚至做出了难以想象的牺牲。

  这是红灯照的一个分坛,有一百多名娇柔可爱的少女,坛主是武艺超群的大师姐碧玉。连日的拼杀,团民在马克辛机关枪的强大火力下伤亡巨大,血肉之躯毕竟无法与子弹抗衡。义和团的弟兄们浴血拼杀,只让红灯照的少女们担任救护供应等任务,使她们没有受到多少伤亡。碧玉看到义和团的严重损失,急在心里。她苦思破敌之策,寝食不安。这一夜,碧玉勉强入睡,却做了一个怪异的梦。她梦见了圣母,圣母指点她把红灯照的少女们带到洋人那里去,让洋人任意奸淫枪杀,用女色的诱惑,消耗洋人的体力和弹药。洋鬼子在她们身上消耗的精力越多,虐待得越厉害,对义和团越有利。消耗在她们身上的弹药,就不能再用来伤害团民,就能为团民减少伤亡,这样就为夺取胜利创造了条件。

  碧玉从梦中醒来,圣母的话如在耳边。她急忙叫醒二师姐梦婕,商量这奇异的梦。

  [ 二师姐,二师姐!醒一醒!我有重要的大事和你商量啊!] 大师姐碧玉急切地晃动着梦婕的胳臂,唤醒了睡眼朦胧的二师姐。

  梦婕一听碧玉所说的梦境,顿时睡意全消,瞪大了眼睛。

  [ 那么做,真羞死人了!] 梦婕羞涩的说,腼腆文静的她虽然武艺不错,可毕竟也是个花季少女。[ 圣母怎么托这样的梦啊!我真的宁愿战死沙场,也不愿意忍受这样的羞辱!] 碧玉泪流满面,她呜咽出了声。[ 那可是圣母托梦啊!我们又怎么能违背圣母的旨意,也许那就是我们姐妹应该做的。为了能赶走洋鬼子,让拳民少受伤亡,只有让我们姐妹受辱了!舍去这臭皮囊,我们就能升天陪伴圣母!] 梦婕和碧玉一样,坚信是圣母托梦指点迷津。她们那么做,也许确实能起到那样的作用,可是,那要用她们的贞洁和生命做代价的啊。

  天亮了。大师姐碧玉集合起全坛的姐妹,含泪告诉她们圣母托的梦和她的决定。圣母是她们的精神支柱,圣母的意志是不可违背的。姐妹们相互搂抱着哭成了一团,可是却没有一个敢违背圣母的旨意。碧玉伤心地看着生死与共的姐妹们,真不忍心带着她们去忍受那份屈辱。

  碧玉唤过贴身的少女紫燕和玉英,让她俩去把圣母托梦的事转告临近的分坛坛主她的师妹湘菱,告诉她碧玉已经去执行圣母的旨意了。她目送着这两个少女奔出了营门之后,就下令整理队伍出发,去完成这一去就不复返的屈辱的任务。
  碧玉带着这些花枝招展的少女,排列着整齐的队伍,向洋鬼子盘踞的据点走去。前一天义和团的弟兄们浴血奋战的战场到了,地面上到处是他们战死时留下的血泊和残肢断臂。前面静悄悄的,少女们心中燃起了怒火,挺起胸膛,毫无畏惧地大步向前。碧玉在心中默默地说:[ 战死的弟兄们,我们就要陪你们来了。我们要用自己的身体消耗这些可恶的洋鬼子,让活着的弟兄们为你们也为我们报仇!] 突然,前面突然出现了一片洋鬼子,接着左右两翼也出现了不少。洋鬼子发现了她们是一批花枝招展的少女,好久没有沾过女人的他们也想把这些少女都掳掠过来,所以没有开火。可是洋鬼子们根本就没有想到,碧玉她们是自己主动送上门来的。

  碧玉让姐妹们停下,自己向前走去。她大声向一个象头目模样的军官喊话:[ 不要开枪!你们听着!我们是自己来的,随便你们处置,不要开枪!] 这个军官是这支队伍的头目汉斯少校,他懂得一些汉语,听懂了碧玉的喊话。他真不相信这些少女会主动送上门来,认为没有道理的,其中肯定有诈。他正要下令开火,身边的参谋里格拉住了他。里格色咪咪地看着美丽的少女,对汉斯说:[ 不怕这些娘们有什么花样,在我们强大的火力下,她们也搞不出什么名堂。一开火把她们打死就太可惜了,再说也没有发现义和团,还是把她们先抓进据点里再说吧。] 汉斯仔细观察了一番,确实没有发现义和团的队伍,便同意了里格的建议。几个分队的士兵靠近上去,很快就解除了少女们的武装。少女们解下腰间的配剑,在兴高采烈的士兵们的押解下排着队伍走进了据点。

  少女们一排排坐在了据点的后院里。汉斯少校首先审问了大师姐碧玉。
  汉斯少校点上一支烟,看着眼前这个美貌的少女。碧玉虽然是大师姐,可岁数不过二十出头。她从小爱武,练就了一身好武艺,身材也非常结实健美。此时,她低头垂目的坐在那里,心脏跳得象奔跑的小鹿。

  [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岁数了?你是指挥官吗?为什么要来投降?] 汉斯少校问。

  [ 不!不!我们不是来投降的,我们宁可战死,也绝不向你们这些禽兽投降!] 碧玉大声地说,由于激动,她的脸庞涨得通红。碧玉在心里想,不能把圣母托梦的事情告诉他,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 你们不愿意投降,为什么要跑到最前沿这个危险的地方来?] 汉斯少校疑惑不解,[ 你又为什么在前沿说那些话呢?] [ 你不要问了,我们来到这里,就
是要任你们奸淫枪杀。不过有一个条件,必须玩弄过之后把我们杀死。否则,我们不会配合,破身后我们也会自杀。我们就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这些可恶的洋鬼子!] 碧玉稳住心神,大声的说着。想到自己和那些姐妹们就要受辱,眼睛忍不住流下了热泪。

  汉斯少校很惊奇,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居然还会有这样的少女,送上门来任意奸杀,不知中了什么邪,真琢磨不透!汉斯端详着碧玉,感觉她挺漂亮的,具有东方女性独特的美丽,真是天降艳福啊!他故意对碧玉说:[ 好吧,我答应你的条件。那么,现在就请你自己把衣服都脱掉!] 碧玉没想到这个洋鬼子说自己的语言居然这么流利,更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到这里,碧玉就没有想到能够保全自己的清白,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她想起梦中圣母的话,站起来含着热泪不情愿地开始慢慢解开自己的衣襟。

  碧玉背过身去,缓缓脱下了外衣,解开束胸布,一双丰满富有弹性的乳房弹了出来。她感到一阵清凉,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缓缓一件件脱下了贴身的小衣。在脱贴身小裤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毕竟她也是一个妙龄少女,第一次在男性特别是深恶痛绝不共戴天的洋鬼子面前宽衣解带怎么能不害羞呢。然而,她闭上了眼睛,牙一咬坚决的还是把它褪去了,裸露出光滑的玉腿和微翘的玉臀,这样就少女羞涩隐秘的部位都裸露出来。最后,她蹬掉了自己的鞋子,现在的碧玉完全是一丝不挂了。

  [ 慢慢转过身来!] 汉斯少校命令着,他没有想到这个少女这么听话。
  碧玉缓缓转过身子,少女的羞涩使她一手遮掩着玉阴,一手徒劳的去遮掩丰满高挺的乳房。

  [ 向前走,躺到这张桌子上来!] 汉斯少校继续命令着。碧玉温顺地服从了,
她默默地躺下,但两腿紧并着。

  [ 分开腿!分开!] 汉斯少校兴奋地喊着,接着用力拿开碧玉遮掩阴部的手。

  碧玉屈辱的泪水在奔流着,她无可奈何地分开了腿。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要受辱,她没有了别的选择,第一次把少女的躯体和最隐秘娇羞的部位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在自己最深恶痛绝的洋鬼子面前,还要任其污辱甚至残杀!

  汉斯少校欣赏着碧玉的美穴,她的阴毛很淡,浅浅地铺在阴阜上,小阴唇紧闭着,还是不错的粉红色。汉斯少校忍不住用手指分开了小阴唇,一股少女所特有的清香浸入心扉。碧玉敏感的身体不禁一下紧缩起来,汉斯少校轻轻抚摩了她几下,碧玉才放松下来。他小心地观察碧玉的阴道,居然惊讶地发现碧玉星状的处女膜还是完整的,她还是一个健康的处女,当然不会有性病了。汉斯少校对医学知道不少,他检查碧玉的阴部就是想验证一下她有没有妇科病和性病,没想到碧玉还是处女!

  [ 你还是处女?] 汉斯少校不无惊讶地问。

  碧玉强忍住娇羞,低声对汉斯少校说:[ 当然,我们还没有找婆家,当然都是大闺女!可惜,让你们这些洋鬼子沾便宜了!] 汉斯少校关上房门,利索地解开裤带,亮出了自己的大家伙。碧玉从来还没有见过男人的生殖器,一下羞得脸更红了。她知道,自己的贞洁就要被面前这个洋鬼子夺去了。

  粗大的生殖器龟头摩擦着小阴唇的两片嫩肉和中间的缝隙,一种触电般酸麻的感觉充斥全身,这是碧玉二十年的少女生涯所从来没有经受过的,她忍受不住开始呻吟,身子也在扭动,阴道里的玉液不由自主地分泌出来,越来越多。汉斯少校看到火候差不多了,他一挺龟头便没入了阴部的肉缝之中。汉斯少校很快感觉到处女膜的阻挡,他用力一挺,阴茎便挺进大部,单薄的处女膜阻挡不住有力长矛的挺进,应声而破,接着他便开始了快速的抽插。碧玉的阴道温暖湿润,紧紧包裹着粗大的阴茎。她只感到一痛,随后这点疼痛便淹没在巨大的快感之中了。碧玉在心里说,圣母,我听从您的教诲,现在把自己的处女贞洁交给洋鬼子了!
  碧玉感到汉斯少校的阴茎好粗大啊,几乎每一下都顶在子宫尽头,每一下都撞击着心窝,,把小穴塞得满满的。她感到好充实,好舒服啊!她不由自主地用力收缩阴肌,更紧地箍着粗大的阴茎,碧玉从来没有享受到这样的感觉,她象在大海里起伏不定的船上,一会跌到谷低,一会扑到峰顶。汉斯少校宽厚有力的胸脯紧压着自己丰满的乳峰,常年的练武,使她的身体更加结实匀称富有弹性,阴肌也更加有力,这也使汉斯少校更加享受。她不由自主地大声呻吟着,在他把滚烫的精液一下下射进自己身体的最深处的时候,碧玉也冲上了浪滔的最高峰!
  汉斯少校满意地从碧玉身上爬下来,他的阴茎上沾着点点贞血。碧玉的蜜穴里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夹杂着处女的贞血正汩汩流出。

  汉斯少校伸手捏捏碧玉的乳房,这次碧玉没有躲避,而是闭上眼睛,任其揉摸。碧玉想,身子都被破了,还有什么害羞的呢?随他摸去吧!

  在汉斯少校玩弄够了之后,他命令碧玉到外面去。碧玉刚要穿衣服,被汉斯少校拦住了。[ 你,就这么到外面去,给你的部下做个榜样!] 碧玉在自己姐妹面前赤身裸体,还真不好意思。不过,来这里就是要献出身子和生命的,还有什么放不开呢?她忍着羞涩,对汉斯少校说:[ 不要忘记我们的协议啊!你一定要守信用!] 碧玉一丝不挂,玉腿上还沾满了从阴部流出的带着贞血的混合物,她就这样站在了姐妹们面前。

  [ 姐妹们,我已经不是大闺女了。现在,请姐妹们象我一样,脱去衣服吧,那些东西现在已经用不到了。在洋鬼子面前,把羞耻抛开吧。为了弟兄们,为了圣母,我们豁出去了!] 碧玉缓慢地讲着,少女们顺从的开始解衣宽带,赤裸出青春的曼妙躯体。洋鬼子们个个睁大了眼睛,贪婪的目光射向少女们挺拔的乳峰和一双玉腿间毛茸茸的地方。

  这么多标志的少女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站在那里,真让洋鬼子们大开眼界。少女们都是从小练武的,体格健美,没有一点赘肉。她们环肥燕瘦,真是各有风骚!

  汉斯少校让参谋里格把少女分配到各小队,让他们尽情享受。洋鬼子们欢呼雀跃,不敢相信这天上掉下的艳福!他们争先恐后地把分到的少女带走,还不时在少女们的身上捏上几把,引来少女们的阵阵尖叫和骂声。少女们都明白自己面临的命运已经不可避免的到来了!

  几乎在同一时刻,各个营帐里都响起了尖叫和怒骂,抽到第一签的洋鬼子已经扑到如花似玉的少女身上!由于心急和人多,没有任何前戏,粗大的肉棒就粗暴地捅进了少女狭窄的阴道,少女们几乎同时失去了贞洁!

  在外面负责站岗值勤的洋鬼子直骂自己倒霉,运气不好,眼巴巴地看着少女们被带走,一个个急得直咽唾沫。汉斯少校善解人意的吩咐缩短值勤时间,这样哨兵们才安心下来,不过仍感到今天时间似乎过得特别慢!

  一个小队分得一个少女,如狼似虎的洋鬼子等不及,围在少女周围,没轮到的就把他们几十只手和数不清的肉棒在少女身上揉搓,洁白如玉的少女犹如羊落狼群。玉穴和香嘴都插上了肉棒,一根肉棒刚抽出,另一根急不可待地马上接替,一点也不给娇柔的少女留下喘息的时间。有些在少女乳房和大腿上摩擦肉棒忍受不住的,就把精液射在少女的身体上。不一会,少女的全身就沾满了腥臭的精液,阴道口流出的精液顺着屁股淌到身下。洋鬼子们正值血气方刚的岁数,玩过一次不过瘾,大多又玩两次乃至三次,性欲强烈的甚至射过四次、五次!但是,他们要么长时间不近女色,要么还从未近过女色,再加上这样的气氛,没几下就射了。尽管这样,少女们被奸淫得几乎都不醒人事,有十几个少女居然被奸淫致死。幸亏她们是练武之人,身体素质比较好,不然死的还多!

  梦婕没有碧玉那么好的运气。她的玉穴被十几个洋鬼子奸淫了几十次,已经红肿不堪,嘴巴也被插过无数次,精液腥臭的气味令她非常恶心。原本柔滑光洁的肌肤现在到处青一块紫一块,全身阵阵生痛,阴部尤其剧烈。虽然梦婕的身体素质是不错的,可她现在也晕厥了。

  碧玉运气好一些,她只被汉斯少校奸淫过几次,不过还算温柔的。午餐端上来了,汉斯少校对娇柔含羞的碧玉说:[ 一起用餐吧,美人!] 碧玉摇了摇头。望着对她有些热情的汉斯少校,碧玉幽幽地说:[ 我不想吃。现在该兑现你的诺言了。] 汉斯少校正送到嘴边的汤匙停在了空中,他清楚这个美妙的少女在要求什么。真是无法理解啊!她们究竟是怎么了?汉斯少校无可奈何地苦笑着。
  [ 我们当然要讲信用,可活着多好啊!] 汉斯少校说。

  碧玉看着外边明媚的阳光。是啊,我才二十岁,还没有享受多少人生的欢乐,正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候。可是,我们的身子都被洋鬼子糟蹋了,又怎么见人呢?活着又有什么意思?还是到圣母那里去吧!

  [ 不!你不能食言!] 碧玉坚定的说,眼睛放射着坚毅的目光。

  汉斯少校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本来就不是怜花惜玉之人,现在只有顺水推舟下令了。

  [ 好吧。传令兵!] 汉斯少校放下汤匙大声喊。

  传令兵立即跑了进来,立正站在了汉斯少校面前。

  [ 传令下去,把各部的少女都集中到后院,警卫班到后院集合!] 汉斯少校下达完命令,又对碧玉说:[ 我已经下达命令了,你满意了吗?] 碧玉闭上眼睛在心里叹了口气。已经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呢?

  少女们几乎都是被抬到后院的,她们被奸淫得都不会动了,大多处于晕厥状态。她们被一排排摊在了地面上,一个个双目紧闭,玉腿大开,全身青紫,展露着少女的一切隐秘娇羞的部位。少女的矜持都不存在了。

  被奸死的那十几个少女被杂乱地扔在一角。碧玉走过去,挨个看了看她们。这些少女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同样全身青紫,下身和嘴角都沾染着血丝。其实,她们大多是被心急的洋鬼子用肉棒口交窒息而死的。

  [ 好姐妹,你们先走一步,我们随后就去追赶你们了。] 碧玉在心里说,随后毅然向汉斯少校走去。

  [ 开始吧!] 碧玉坚定的说,在她的眼前,仿佛看到了圣母的召唤。
  汉斯少校坏坏的一笑。他对碧玉说:[ 介意用什么方法吗?] 碧玉正沉浸在圣母感召的幻觉之中,当下就不假思索的说:[ 随便吧。] 汉斯少校对警卫班下令:[ 打她们的下身和乳房,最后用她们的剑从阴道捅进肚子,来一个开膛破腹!] 警卫班的洋鬼子欢呼雀跃,他们用短枪对着少女的两只乳房砰砰两枪,把有些少女的乳头都打没了。接着,再把枪口搡进阴道,随着闷沉的砰的一声,少女全身一颤,阴部鲜血狂喷,原本花容月貌的少女香魂飘渺。少女们大多被奸淫得不醒人事,在昏迷中走完了少女的人生。

  碧玉从幻觉中清醒过来,她急忙拉住汉斯少校。

  [ 怎么打女孩子的那里呀!快叫他们住手!] 碧玉急切地大喊。

  汉斯少校倒不急不慢。[ 是你自己同意随便的吗。怎么,要反悔吗?] 是啊,
他的确问过的。是自己走神了,没注意说了随便的啊。嗨!反正我们身子都被洋鬼子糟蹋了,芳魂要去追寻圣母,这臭皮囊就给洋鬼子糟践吧!碧玉在心里想,不能让洋鬼子认为我们不讲信誉!

  碧玉摇了摇头,她没有说什么,却回过身子,不忍看姐妹们受刑的惨状。其实,少女们处于晕迷状态之中,根本就不会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在巨大的刺激中结束了生命。

  警卫班的洋鬼子在兴高采烈的继续射杀着昏迷中的少女,她们没有作出任何一点抵抗,子弹顺畅地射入一个个少女最敏感娇羞的部位,她们则在血泊中做着最后的抽搐。

  梦婕被排在少女们的最后一个。由于她躺在那里的时间长一些,身体素质也比其他少女强,加上空气清新,微风吹拂,她的脑子渐渐清醒。梦婕听到耳畔传来阵阵枪声,知道少女们最后的时刻不可避免的到来了。

  梦婕微微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身边的一个清秀的少女气息微弱,乳房被拧得发紫,胸部微微起伏。她的秀发纷乱,眼睛闭着,头侧向自己,嘴角还在滴着精液。她知道,自己的情形也差不多。

  这时,她从眼角看到洋鬼子正向这边走来,最后一个在身边那个少女的身前站住了。梦婕看到,那个洋鬼子几乎顶着身边的少女的乳头开了枪,那个少女的身子立即开始了扭动,嘴角也涌出了血。怎么打那里呀!真羞人!梦婕正想着,那个洋鬼子却立即蹲下来,顶着阴部又开了枪。啊呀,还打那里呀!梦婕脸上飘红了。这时,身边的少女猛的全身蹦直,头向后仰,显然是在忍受无法承受的刺激。她软瘫下来之后,手指还在最后微微颤动。

  梦婕看到那个洋鬼子把枪口指向了自己丰满的乳峰,知道自己的最后时刻已经到来。就要去见圣母了!她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一身臭皮囊已经舍弃,随洋鬼子糟践吧!此时,她感到自己已不再是少女,而是圣女了。

  枪响了。梦婕觉得自己左乳头和右乳头的部位都狠狠地一震,一阵性感直冲下身,而口中立即涌满了腥臭的血味。同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妙的感觉充斥着全身,她马上就感觉到了青春女性乳房被子弹打中的奇妙感觉了。她羞死了,抽搐着乱蹬踢着,反而增加着这种感觉。她感到阴部很空虚,特别渴望能有硬物来填充。正在梦婕充满渴盼的时候,阴部一热,一刻热溜溜的子弹从阴道钻进了她的身体深处。这种从来没有感受过的舒服快美迅速增加,直到爆发了从来没有体会过的特别的一个个快美高潮。梦婕感到这种刺激比洋鬼子蹂躏奸淫时强多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那欲仙欲死的快美感,她十九岁的少女经历无法解答,现在她也无法诉说,不过也不需要什么答案了。健美的梦婕无法抵抗那对于少女极大的羞臊和快美,当一阵极大的快美大爆发时,她仿佛感觉全身都飘了起来,舒服得休克了。

  过了一阵,梦婕最后抽搐几下,也「咕……呵!」一声咽了气,双腿蹬直,终于断气了。健壮的体格,使她比其他晕迷的少女多得到了更大的享受。

  少女们圣洁的玉体一丝不挂的摊在血泊里,她们的生命已不复存在。

  枪声停了,碧玉默默地回过身来。她看到洋鬼子在用少女们的宝剑,剜割下少女们丰满结实的乳房和最隐秘羞涩的玉阴取乐。她想到自己死后也难免遭受如此糟践,心里也不免生出些许苦楚。这是圣母给予的磨难吗?

  割下的乳房有梨状的,倒碗形的,半球型的,各式各样。玉阴也是,原来女人的阴户看来相似,其实有很多细致的地方是不同的。色泽上呢,就有深有浅。有的是粉红色,有些就颜色略深,是成熟的黛紫色了。形状上呢,有些阴唇肥大,有些窄而长,有些阴核凸出外露,也有些小阴唇那么细小,还盖不过阴道口呢,真是各式其式了。洋鬼子把少女们开膛破肚,少女们的内脏和肠子从圣洁的肉体里扯出来,曾经美丽的头颅也被割了下来,宝剑插在了已是血窟窿的下身,少女的一切现在都没有什么秘密了。那曾经迷人的一切支离破碎,再也没有什么魅力了。里格带着几个洋鬼子,把剜割下来的少女的阴部从阴道用铁丝穿过,穿成了长长的一串,挂在了营门口,引来围观的洋鬼子们的哈哈大笑。那串毛茸茸的东西挂在那里,真是一道奇妙的风景。

  碧玉无法忍受了,她默默地在已经没有生息血肉模糊的姐妹们身边躺下,准备接受自己选择的命运。这时,里格突然跑了过来,对汉斯少校报告着什么,汉斯少校的神态也显得很是惊异。

  一个洋鬼子已经向碧玉举起了枪,碧玉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那致命的一击。汉斯少校大喊了一声,制止了正要扣动扳机的洋鬼子。

  碧玉睁开眼睛,看到汉斯少校站在自己身前。

  [ 真不敢相信,又来了一些红衣红裤的少女,自愿任我们处理,条件和你一模一样。领头的叫湘菱,也是个和你一样的绝色美女。你认识她吗?] 汉斯少校问。

  噢,是师妹她们来了。碧玉抬起身子点点头说,[ 认识。她是我的师妹。][ 那么,你把她们领进来吧。] 汉斯少校说着,向营门走去。

  碧玉看到营门上挂着的那一串长长的毛茸茸的少女阴部,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那都是和她朝夕相处生死与共的姐妹们的哪!

  湘菱走来了,她带着二百多个姐妹,神色凝重。她们的武器已经被解除了,周围有洋鬼子在押解着。

  湘菱拉着赤裸的碧玉,急切的问[ 大师姐,你怎么了?那些姐妹们呢?] 碧玉露出了一丝苦笑。[ 我的姐妹们已经完成了使命,她们都找圣母去了。我随后就要去。感谢圣母,让我们姐妹升仙前又见了一面。] 湘菱此时惊讶地发现了营门上悬挂着的毛茸茸的女阴,她预感到了自己姐妹的结局。就是死了,洋鬼子也不会给她们留下全尸。少女们目睹之后,无不花容失色。

  湘菱稳住了心神,对有些惊惶失措的姐妹们说:[ 姐妹们,我们圣女,要遵循圣母的召唤。我们既然要付出生命和肉体,一个臭皮囊还舍不得吗?还怜惜这个臭皮囊干什么?让洋鬼子糟践去吧,我们会成为圣母身边的圣女!] 少女们的情绪渐渐安定下来了。汉斯少校答应湘菱,在明天一早枪毙她们。于是,少女们被命令脱去衣裤,分配到各个小队。洋鬼子们轮番上阵,由于这次少女来得多,每个小队可以分两个少女。从当日的下午到第二天黎明,各个营帐里都是男女交欢的声音。洋鬼子们在碧玉带来的少女身上发泄了绝大部分精力,湘菱带来的少女数量又多,所以湘菱带来的这些少女没有一个被奸淫致死,而且性交质量也比较好,使她们得到了难得的享受。

  碧玉带来的少女被杀死后,她们的肉体被杂乱地堆积在一边。不少洋鬼子把割下的少女的乳房和嫩肉拿去烧烤,一饱口福。少女的美肉确实是人间不可多得可遇难求的美味,不少少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也难敌美味的诱惑,吃下了自己姐妹们的肉,甚至还天真的以为这是外国才有的特产。

  里格发泄够了之后,他悠然自得地把那一长串少女的玉阴在清水中洗净后,先把一部分放到油锅里烹炸,另一部分准备抹上酱料烧烤。这是他为自己和少校准备的。

  汉斯少校当然知道他的部下在做什么,不过他没有横加干涉。大营里,洋鬼子除了在少女身上抽插,就是燃起碳火烧烤美肉,到处都在忙碌着。

  汉斯少校占有了具有模特身段的湘菱,感觉这个美女一点也不比碧玉逊色。他的肉棒在碧玉和湘菱的两个肉洞里出出进进,尽情发泄,压抑了好久的性欲被彻底释放。汉斯少校精疲力尽了,两个少女也被他操得多次达到性高潮,瘫软地动不了。她俩的阴道口都汩汩地流出了精液。

  里格端进了他费力搞出的美味,香味扑鼻。在少校享受两个美女的时候,他已经享受过这绝妙的美味了。少校完事了,他急忙把自己辛苦做好的美味送了上去。他把女阴都仔细地用刀分割成了细条,看不出原来是什么了,阴蒂和小阴唇都单独分离,小阴唇看上去就象鲍鱼片。油炸的酥脆爽口,烧烤的浓香扑鼻。果然,少校赞不绝口,连碧玉和湘菱都吃了不少。奸淫美女虽然非常享受,可也特别消耗体力精力。这时用上这样的美味,真是大补!当然,碧玉和湘菱的体力消耗也很大,这东西对她俩也挺滋补呢!

  吃过之后,汉斯少校感觉自己精力充沛,肉棒坚挺。两个美女也感到自己身上发热,渴求着肉棒的插入。汉斯少校几乎和两个美女大战了一夜,最后把碧玉和湘菱的阴户都操得红肿不堪。而湘菱带来的其他美女就没有她那么幸运了,她们几乎被整整轮流奸淫了一夜。整个营地,都沉浸在这特异淫靡的气氛中。
  天亮了,少女们被带到了后院。碧玉带来的那些少女,她们的肉体被剖割地七零八落,杂乱地堆积在一角,有些只剩下了森森白骨。湘菱带来的少女有气无力,她们几乎站立不住。但洋鬼子们连续的发泄,也使他们消耗过大,一个个萎靡不振,几乎连枪都拿不稳。

  碧玉看看湘菱,对汉斯少校说:[ 开始吧!] 汉斯少校真舍不得把这些少女这么杀掉,太可惜了。可她俩是态度那么坚决,又坚决不肯说出为什么会这么做,再说军营里不能带着这些少女,汉斯少校决定满足她们,下达了执行枪决的命令。
  这次,少女们是站立着接受了射向她们左右乳房的子弹。在她们倒下之后,第三颗子弹就钻进了被肉棒蹂躏过多次的阴道。她们一排排的在枪声中倒下了,在享受了比奸淫更剧烈的刺激感觉之后,一个个抽搐着在血泊中咽了气。其他的少女都倒下了,只剩下碧玉和湘菱手拉手最后站在那里。汉斯少校走了过来,他要亲手杀死这两个给他带来无限快美享受的美少女。

  他仔细瞄准,对着两个少女的右乳头各开了一枪。

  「哎呀!」那炽热的铅流穿透乳房组织的扭痛带来一阵特别的性感觉,让碧玉尖叫了一声,又羞又痛。天呀,他射了我的乳房呀!碧玉的感觉是又羞又恼,但叫不出来,阴部顿时觉得非常空虚,性冲动涌上来了。她软倒了,全身一缩,那和奸淫完全不一样的更加强烈快美感排山倒海地冲了下来,让她几乎立即昏了过去,那懒洋洋的、越来越快美的感觉,让她大声地哭喊着、呻吟着、辗转着抽搐着痉挛,她想不到原来女孩儿家的身体竟然可以感觉到这样奇怪舒服的滋味的!她现在立即感觉到,原来这就是做女人最大的享受呀!

  湘菱感到自己丰满鼓鼓地隆起的右乳跳动了一下,然后是炽热的疼痛,带着扭绞的性感和舒服直冲下身,她的右乳头打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黑红色的冒着雪沫的弹洞。一种从未经历过也无法想象诉说的少女羞臊的感觉从阴部剧烈爆炸,向全身扩散,使她仿佛登上了云端。她同样慢慢的软倒,进行激情的挣扎。
  汉斯少校正要向她俩的左乳头再开两枪的时候,营房外突然传来了冲杀的声音,是义和团卷土重来再次进攻来了。现在洋鬼子们在少女们的身上精力透支,头晕脚软,已无法抵挡义和团的勇猛冲杀了。汉斯少校赶紧对着碧玉和湘菱的左乳头和阴部开了几枪,就急忙指挥洋鬼子抵抗去了。

  在洋枪下仍然付出了不少牺牲的义和团终于冲了过来,与洋鬼子贴身肉搏,这下占据了优势,犹如砍瓜切菜,洋鬼子纷纷倒下,尸横遍地。汉斯少校眼看抵挡不住,只得下令撤退。

  碧玉和湘菱都已经到了弥留之际。湘菱看到了洋鬼子在奔逃,勇敢的义和团在奋勇冲杀,她挣扎着用最后的气力对碧玉说:[ 看啊!我……我们的目的……达……达到了,义……义和团……胜利了,圣母……接我们……来……来了……] 说着,湘菱头一歪,她终于咽气了。

  碧玉也看到了,恍惚中她看到了圣母的光辉。圣母啊,我来了!我们遵从了,目的达到了,姐妹们没有白死啊!她想喊,可是却出不了声,一团黑影此时彻底覆盖了她,彻底剥夺了她的一切。碧玉圣洁的躯体摊在那里,伴随着那些躺在一起的姐妹们。

  义和团占领了据点,他们发现了被虐杀的少女们,无不怒火万丈。他们发誓,要杀尽可恶的洋鬼子!

  可是,腐败的朝廷却向洋鬼子求和,联合洋鬼子把轰轰烈烈的义和团运动镇压下去了。参加过那次血战的义和团勇士同洋鬼子血战到底,不幸全部殉难。汉斯少校指挥的部队在归国后,在立即参加的另外的一次战役里除了参谋里格逃生外全军覆没。而里格向别人诉说他的奇遇时,却没有人能够相信他。他最后孤独的死去了。碧玉和湘菱她们姐妹们的事迹没有流传下来,湮没在历史长河之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本帖最后由 zhuyiyi1976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swyyb 金币 +8 合格新帖,不过对话部分请用论坛排版滴那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