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小说 » 【旺窑】(吃奶篇)(上)
                旺窑



字数:4651

  盟鲁山淘河边有一村子叫白花村,仅仅两百来号人,说白花村是个小村,此话没错,但要说百花村微不足道,那就此话差矣。百花村有三绝,可谓远近闻名,一是这里女娃子脸蛋俊,一个个要么瓜子笋尖脸要么鹅蛋桃花脸,配着淘河水般水灵灵的挑魂大眼,红润婉细的樱桃小嘴,搭着雪白莹透的水嫩肌肤,方圆百里勾魂无数;二是这里的女人不论是十多岁的黄毛丫头还是五十多岁的黄昏徐娘,无一不挺着一双硕大无朋的大奶子,整个村里奶香四溢,走入宛如步入仙境一般;三是这个村里有个窑子,窑子里面住了个杜姐,二十有七了,因为她,整个村子锦上添花,无数裙下勇夫此出彼没,可谓天下饥香渴艳,寻花问柳志士之必争之地。

  说起这个杜姐,可谓远近闻名的一个传奇人物,就说她的身世吧,就有好几个版本,一说她原来是远方县城里闻香阁的当红妓女,后来想方设法逃了出来隐名埋姓住在这里,但是淫性不该,还是做起了老本行;也有说她是京城里一个达官贵人府里的丫鬟,因为貌美而得到大官人的宠幸,后被正房夫人逼害几经波折来了这里;但最传奇的说法是她是一个杂血的种,她老爹很可能是个白俄子,因犯了法后来逃到中国来并懈逅了一个中国女子后却无影无踪,后来那中国女子诞下一女婴,就是后来的杜妈,所以杜妈有着一些老毛婆子的特征,例如皮肤白皙,鼻梁高挺,眼睛很大,眼窝较深,头发黑里带黄,身材高大丰满,特别是那对大奶子,每个都足可媲美一个秋天里多汁的大西瓜,浑圆高挺,走起路来上下左右胡乱晃荡,看得人心里直痒痒,可谓奶中之霸,傲视全村。

  可惜,就像这里所有男人说的那样,好东西长在尤物上,天合地配,可惜脑瓜里多了根弦,为何这么说,大家都叹息着,那娘儿们虽爱武资更爱尤姿,是个「磨镜」,她那个窑子,主要是专供村里和附近的娘姐儿们用的,当然如果哪个男的肯出大价钱,她也不会拒绝。

  那个杜姐为何喜欢女人胜于喜欢喜欢男人,谁也不清楚,毕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说来都靠猜,传闻一大堆,但没一个经得起推敲的,总之大多数人是看得到吃不着,两袋空空,看着她那颤悠悠的大奶干流口水,这村里唯一能上她的男人是村东的周德,小号左柜子,是附近城里协防司令的小舅子,也是那个窑子的看门神,身材瘦小,相貌也算堂堂,为人坦荡却也雄霸一方,平时也算仗义之人,好济钱财,手下大小弟兄哥儿们帮随唤随到,所以也没人赶来砸场子。

  杜姐可当他是自家兄弟一般,在外头有事没事搂着粘着,悠悠大奶子在他身边挤着磨着,配着那美艳绝伦的面孔,那周德走在外面心里别提多美了。

  周德经常要去城里赶场子,一个月只能在村里待个十来天,这十来天每晚就待在杜姐的窑子里,等着杜姐光溜溜的一身美肉一转进自己的被窝,双手一把搂着杜姐的小蛮腰,张开大口叼着杜姐那一寸多长紫红色的大奶头,有时一口叼一只,有时一口叼两只,把头狠狠地拱近那对西瓜般极为硕大的奶球里,整个脸庞陷进去拼命地吮吸起来。周德吸得可用劲,吸得杜姐杜姐不仅那对西瓜般的大奶子,包括她的全身,都一抖一抖的。

  别以为周德在干吸着奶气儿,杜姐的奶水可多着呢,说算起来,一次喂饱五个小孩也还绰绰有余呢。那奶水从杜姐的大奶头里汹涌喷出,十分有劲儿地打在周德的口腔里,周德的大口一下就得灌满了,他大口大口地咽都来不及,不时要把头抬起来吐出奶头稍作吞咽一下再埋头下去猛吃,有时吃急了奶水倒灌到鼻子里喷出来忙坐起来拼命地咳着呛着,呛出的奶水不时还喷得杜姐身上,床上一片白乎乎,整个窑子里都弥漫着那诱人的奶甜香味。

  看着周德那满脸呛出来的奶水,杜姐一边擦拭着身上的奶水一边吃吃地笑他:「瞧你那狼狈相儿,又没人跟你争,急啥子呢?」

  「是你奶水太急了啊。」

  「那你吸慢点儿呀。」

  「你那么美,奶子那么大,奶汤那么甜,一叼上就拼上老命了,哪儿慢得下来啊,哈哈。」

  周德和杜姐都咯咯地笑了起来,杜姐更是笑得全身摇晃,大奶子一荡一晃的,两个勃起的奶头儿更不住地向外喷射着奶水,周德被如此美艳激荡的景象给迷住了,二话不说,一头埋下去拱住那个大奶子又拼命地吸吮起来。渐渐地,周德那瘦小的身躯都被杜姐那高大丰满的肉身给紧紧地裹住了,嗅着杜姐身上那幽幽的体香,周德感到无比的温暖和欣慰,居然像一个小娃子一般撒起娇来,那脑袋不老实地在杜姐那硕大的胸怀里摇晃着,嘴里发出嘟嘟的呻吟,像小孩子吸奶似的,还不时从嘴角吐些奶水出来把脸紧紧地拱进去拼命地在杜姐的奶肉上摩擦,把奶水磨地自己满脸都是。

  杜姐见他这副模样,抬起自己娇玉的右手轻轻地抚摸着周德的脑袋,嘴里嘻嘻地笑道:「你看你,永远长不大,现在还像个娃儿似的,天天向娘讨奶吃,娘奶水多着呢,尽量吃,慢慢吃,保你吃也吃不完。」

  周德的手也不闲着,虽然被杜姐的暖肉夹着,但也慢慢地游移到杜姐那神秘的三角之处,中指轻轻拨开杜姐那稀疏的暖毛顺着那小淫蒂儿翻开香水淋淋的花瓣慢慢探了进去向下滑去,探过杜姐的仙水孔蒦地一把插入杜姐的蜜水洞掏弄起来,弄得杜姐那儿香水滋滋沥沥,杜姐闭上眼睛自咬着香唇慢慢颤抖起来,搂周德也搂得更紧了。

  周德同时也感到口里的樱桃也越膨越大,越吸越韧,周德不断地扭弄着自己的舌头,让自己的舌头和杜姐的奶头在自己灌满奶水的口腔里不断地搅动,想着自己居然可以如此肆意地享受这一天下尤物还能大哚其甘乳,顿觉性欲无比高涨,自己那小兄弟勃起八寸多长,加上自己身短,腾起时正对好了杜姐的蜜水洞,松开手指把腰一摆猛地插送进去。

  杜姐猛地叫了一声,也就全身顺着周德的势摆动起来,顿时是香水汨汨,浪声交错,肌脂相摇,其欲无穷。

  周德上边吃奶下边抽送,极尽人间酣意,约莫半个时辰,周德顿觉快意冲顶,下身一松,顿时酣露暴涌,一泻淋漓,畅快无比。而此时下事已尽上事意犹,周德仍裹着杜姐的大奶头拱吃着奶水,此奶水出自如此美艳尤妇,乃天下第一补品,皇帝佬儿也未缘品尝,当抓紧时间拼命汲取,岂可浪费,而杜姐的奶水却似乎没完没尽,周德吃着吃着慢慢饱了,吸得也慢慢没那么用力了,眼睛也越来越迷糊了,不知不觉中就这样蜷在杜姐的暖肉里含着杜姐的奶头儿荡然进入了梦乡。

  这天是入冬第一天,一早醒来,外面下了点小雪,周德慢慢从温柔乡里醒了过来,杜姐还没醒,周德全身还被杜姐全身箍着,嘴里也还含着杜姐的大奶头儿,周德狠狠一吸,一口甜甜的奶水立刻汹涌喷出,周德就这样闭上眼睛缓缓地吃着这独特的早餐,看着杜姐那甜美的睡相不时由于他的吸奶而眉头微微锁动,小嘴脉脉张开轻轻着吐露着芬芳呻吟,周德那话儿又不知觉地蒦然而立,但转念想想,今天还有要事要进城呢,接事的张老庄可是个没耐心的人,而且来头不小,可不能轻易招惹,要赶紧过去才行,如果这时弄醒了杜姐又要折腾一番,时辰不饶人啊。

  于是周德轻轻地吐出奶头,慢慢地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拨开杜姐的臂膀,悄悄地爬了起来,立刻穿衣绑裤,还把杜姐轻轻地摆好,并把窑子稍微收拾了一下,临走前回头看看杜姐那美艳娇嫩的躯体,忍不住掀起被子探过头去叼住奶头吮了两口奶,还用舌头轻轻舔了杜姐的蜜处一番,才又帮杜姐盖好被子依依不舍地出门进城里去了。

  悠悠中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把杜姐喊醒了。「谁啊?」杜姐揉揉眼睛爬起来,「等会儿。来啦!」杜姐稍微穿戴了一番披上袄子走去开了门,原来是村口的玲翠。说起这个玲翠,二十有二了,也是个有名的「磨镜」。她可是原汁原味的百花村人,一样美艳娇嫩,虽然姿色略逊于杜姐,但也惊艳四方,貌若天人,而且她也拥有一双饱满的大奶子。

  在杜姐来之前,她可是号称「全村第一奶」的。她和杜姐一样,这对奶子可是货真价实的奶子,里面的奶水汹涌至极,所以杜姐来以前以前她经常帮着喂村里的娃子,还有她要好的姊妹,然而杜姐来了以后她的奶水大部分可是给了杜姐了,她可是杜姐的老主顾了,也是唯一来弄杜姐不用给钱的姊妹,因为她的奶水就是她的淫资,杜姐可爱喝她的奶水了,用杜姐的话说,又香又滑,芳香四溢。但其实她和杜姐一样,都没有生育过,十多岁奶子就开始疯长,后来还挤出了奶水,按当地人的说法,叫奶脉子旺盛极金生水,所以不用生育也奶水汪汪的。她们就像一对亲姊妹一样,杜姐有空的时候她们就住在一起,吃喝同床,其乐无穷。

  「玲翠,你来啦。」

  「杜姐,我,我好想你啊。」

  玲翠脸匣通红,一把扑前紧紧地搂住杜姐。

  「好妹妹,待姐姐先关好了门窗吧。」杜姐扶开玲翠,走到窑前关好门窗,刚一转身,玲翠又一把扑了上来,用自己那鲜嫩的樱唇堵住杜姐的美唇,两人同时伸出舌头来互相搅弄起来。

  一阵疯狂的扭弄后,玲翠离开杜姐的香唇,顺着杜姐的曲线慢慢吻了下去,从杜姐的下巴到杜姐的粉颈,再顺势下去,吻到杜姐那隆起的大奶包子上,当玲翠吻到杜姐奶包子上顶端那个诱人的突起时,忍不住隔着衣服一口将那突起含住,杜姐不仅打了个淫颤,立刻面如桃花,双眼迷离,口吐游丝,这时玲翠声带羞涩地娇滴道:「好姐姐,我好想啊,我想要喝你的酒了。」

  「妹妹好坏,就你馋,我这酒就你吃不收钱的。」杜姐哧哧地笑道。

  「我也给好姐姐喝我的酒啊,还有,还有,姐姐你是先吃上面的「香酒」,还是吃下面的「烧酒」?」玲翠羞涩地把整个脸埋在杜姐的大奶膀里,嗲嗲地吐出声来。

  「姐姐我的酒多得海了,憋在肉里慌着呢,要不你先吃我的香酒吧。」杜姐呵呵地说道。

  「好姐姐我的香酒也憋着呢,要不,要不我们对着一起吃吧。」玲翠羞羞地说道。

  「好啊。」杜姐马上明白过来,便扶直了玲翠,轻轻地解开她的衣裳,一双硕大无比的大奶子忽地弹出,那秋枣般的大奶头在杜姐火辣的目视下兴奋地挺立起来,足有大拇指般大小,韧嘟嘟的,紫粲粲的,奶头上面明显的奶孔正向外不间断地喷洒着黄黄白白的奶汁,整个就像两个秋天熟透饱满多汁的大枣子,看了真叫人忍不住一口咬下去,含在嘴里吮着嚼着,永远不肯吐出来。杜姐见了立刻昏了,一头载下去含着玲翠左边的大奶头拼命吮吸吞咽起来。

  「好姐姐,我也好想喝你的酒啊。」玲翠被杜姐疯狂地吮吸着奶汁,全身一阵酥麻,一阵阵畅泄地快感不断地冲击着她地神迹,使劲咬着自己的嘴唇,享受着这种无尽地快感,欲潮中慢慢地也感到嘴里空虚,干渴起来。

  杜姐嗯了一身,拼命地扯去自己身上的遮物,口里却舍不得吐开玲翠的奶头,一阵利索之后光溜溜的杜姐用双手捧起并好玲翠的两个大奶子,头左右一甩熟练地一并含住玲翠的两个大奶头并顺势向前一拱将玲翠摁倒在自己的炕上,身体一个上跃翻转跟自己来了个平磨翻,这样自己的双乳正好倒垂到玲翠的口边,玲翠见了立刻也来了个左右逢缘用嘴叼住杜姐的左右奶头,闭上眼睛拼命享受起来。杜姐见玲翠吃住了自己的奶子,便把身子向左一倾卧倒在床上。

  这样杜姐和玲翠在炕上一左一右一正一反地睡在一起,互相将自己的脸埋在对方的大奶子里像小猪吃奶似地拼命吮吸着奶水。整个房内除了「咕嘟咕嘟」的吞咽声就是她们的呻吟声,两个貌若天仙的大奶子娘儿们光着身子互相反搂在一起互相吸食着奶水,看着这扭搁一团的香艳多汁的美肉尤物,绝对是一副绝辣香艳的景象,任何一个男人如果看到都会立刻拔起肉棒不顾而射的。

  不知吃了多久,也许是女人的食量远不及男人,杜姐和玲翠都一直没有吃空对方的奶子,其实她们自己也很清楚,因为她们的泌奶量实在太大了,她们都渐渐涨了肚子,不得不吞吞停停,开始用自己的香舌搅动着嘴里的大奶头,感受着它们的柔韧和尺寸。两个大奶头在嘴里在舌头灵巧的挑弄和牙齿的帮助下互相挤压和扭转着,杜姐和玲翠还时不时用牙齿轻咬着对方的奶头,每咬一下,两只奶头便激射一次奶水,喷打着口腔,煞是刺激好玩。

  后来又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杜姐眯眯地睁开眼睛,原来自己在享受中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自己嘴里仍然叼着玲翠的两只奶头,而玲翠仍然在睡梦中,自己的两只奶头仍被她紧紧地含在嘴里。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7788yoke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